首页  交管信息  视频播报  出行提示  警务公开  交警风采  在线交流 
父 亲
2017年06月19日 10时09分   本版编辑: 薛萌 李丹   (点击数 : )

   父亲离开我们已经23年了,他是1994年农历八月廿六走的,他静静地长眠在慈溪市区西南约十公里的余姚市境内的山坡上。每年春节或清明,我会去那里给父亲的坟碑上的文字涂漆,以示思念。

   1932年农历二月十八,父亲出生于余姚县长河杜家路村(1954年划归慈溪县,1988年撤县设市)一个农民家庭,家里有兄弟三人,一位妹,他三岁丧母,比他小二岁的妹妹,因失去母亲断奶也夭折了。父亲的兄弟之间相差二岁,他在兄弟中排行最小。

   父亲早在1951年参加了区武装中队,后调周东乡工作。他任团委书记时的一件事,几十年后仍有人赞扬。

   1985年,我退伍后进入长河镇政府工作时,据镇干部陆叔叔说,那时的团委书记在社会上有很高的地位,广大青年都积极要求加入团组织,团工作的活动也丰富多彩。我父亲任职时严于律已,清正廉洁。有一次,父亲去陆叔叔所在单位检查工作,时任团支书的陆叔叔正好有一只从家里带来的西瓜,就招待父亲,父亲以为这西瓜是特地买来的,就批评了陆叔叔。陆叔叔说,我父亲是位干实事,有威信的好书记。

   我外公当时与父亲同在乡政府工作,也许是外公欣赏父亲的人品,家庭比较贫困,又长我母亲六岁的父亲,娶了家庭富有、美貌,被我外公外婆视为掌上明珠的母亲。

   后来,从小在上海学生意,自感不适合从政的外公辞去武装部部长职务去经商了。父亲也许受这影响,1958年,大跃进时期,父亲被招至杭州制氧机厂,鉴于父亲原来是行政干部,厂里拟安排他从事行政工作,但父亲要求学技术,当了一名电焊工。

   现在的人看来这是何等的落差啊,但那时视技术活为终身可养家的职业,有句俗语:“学了技术,贼偷不去,火烧不掉。”

   我懂事后,对父亲在杭州工作时的这些事记忆尤新,父亲次回家时,会带来不少杭州的竹篮和面包,这些“杭州篮”是邻居托他带的,当时这篮是当地人走亲戚时才拎的,相当于现在的Lv包。面包是给我们兄弟俩吃的,有时也当礼物分给邻居。面包上油光光的,我们家乡是根本买不到的。省城工作的父亲给我带来了一定的优越感。

   1969年底,父亲受家乡企业的邀请,到慈溪县城工作,我们全家终于团圆了。

   县城离我老家有十多公里,父亲调县城工作后,每周回家一、二次,他休息时的最大爱好就是钓黄鳝,他拿着一根钓杆在村里的各条河、沟转,每次至少钓三、四条黄鳝,他钓起黄鳝后,我负责把黄鳝装入袋里。我记不清那时吃过多少条黄鳝了。

(来源:中国警营文化网 编辑:薛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