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交管信息  视频播报  出行提示  警务公开  网上车管所  交警风采  在线交流  网站新版 
茶楼夜忆(小小说)
2016年11月21日 13时17分   本版编辑: 薛萌 李丹   (点击数 : )

  月亮湾茶楼在滨海市的知名度很高,那里茶果点心应有尽有,图书、电脑、乐器配置到位,是喝茶聊天、文化交流、陶冶情操等好去处。这不,天还没暗,退休干部胡威就已经在雅座等候了。

  他等待的客人不是别人,是他曾经的工作搭挡,原所长,也就是后来升任镇长,人称“雁过拔毛”的单进财,今天,当年权倾一方的单镇长回来了。

  别误会,单镇长前期并非外出考察学习去了,也不是去培训了。那他去哪了呢?呵呵,他坐牢去了,失去自由六年,在监狱度过50岁生日后出来了!

  胡威与单进财分别多年后相见了,当双方的手握在一起时,单进财流下了激动又惭愧的眼泪,他低头不敢正视胡威,尽管当年他在仕途上一凡风顺,进步比胡威快,职务比胡威高,权力比胡威大,但他心里一直对胡威恐惧,因胡威知道他的人品德行,掌握他的违法行为,也敢于公开向上级反映他的问题。当然由于他手段高明,终能让量“才”用人的领导为他开脱责任,化险为夷。

  “请坐下聊聊吧。”胡威打破了尴尬的局面:“你出来了,钱权富知道吗?”“我给他打了几个电话,还发了几条信息,但没有回音,也许是他官大工作忙,应酬多吧,也许是我刚出来一无所有,他怕我给他添麻烦。”

 钱权富是谁?他就是单进财的生命中一位难以抹去的领导,可以说单进财成也是他,败也是他。

“你不要急于找工作,先调养一下身体,适应适应社会。”胡威边说边拿出一万元人民币给单进财:“这点钱先拿去买点营养品吧。”

 单进财看到钱既激动又害怕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胡威把钱放入了单进财的包里: “我又不是求你办事,收起来吧。”

  单进财此时的确需要钱,但不好意思从曾经的搭档、仇人处拿钱,但当年的哥们此时远离他了,他视为再生父母的钱权富躲猫猫了,妻子对他视同陌生人了。他对胡威感激涕零:“大哥,我过去错怪你了!这几年来,我在深刻反思,其实你和耿正师傅是我的真朋友、好兄弟,真正害我的人是钱权富。”他用手推了推眼镜:“我后悔莫及啊,大哥!我听你们的话,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啊......”他失声痛哭起来了。

 胡威看着这一幕,往事历历在目,也为眼前这位曾经的好青年感到惋惜。

胡威与单进财相识已经25年了,那是在一次市总工会组织的外出疗养时认识的,单进财和气待人,胡威对他的第一印象比较好。他俩虽然是同一局的,但不是同一部门,彼此本来并不认识,旅途中碰到同局的,多了几分亲切感。

  转眼几年过去了,单进财33岁时被任命为副所长,成了胡威的同事,胡威是所里的政工领导,他和所长对单进财倍加关心,工作上大力支持,也为他个人帮了不少忙。

(来源:中国警营文化网 编辑:薛萌)